hengstyle:恆隆行

11

July 2019

生活誌

11 July 2019 / 生活誌 /

隱身老件中的創意/劉耕名

走進 BITO 甲蟲創意辦公室,就像參觀老件博物館,放眼所及都是劉耕名收集的奇特寶貝,牆上貼是 Saul Bass 的海報,會議室放的是 Eames 的原版椅子,門邊甚至還有大型STAR WARS 電玩機台,而劉耕名的櫃子就像《哈利波特》的「儲思盆」,只要需要,隨時都能從中抽出靈感大玩創意。在還不流行「斜槓」的年代,人在紐約工作的劉耕名名片上已經寫著資深美術指導 / 動畫師。2013 年回台灣創立BITO 甲蟲創意,身兼創辦人 / 創意總監 / 動態圖像導演, 他站在不同角色隨時抽換想法,把腦海不停歇的創意之流轉換為動態畫面,例如轉場俐落的世大運宣傳影片,將台灣之美以摩登方式傳遍世界。

「我東西太多了,真的選不出來。」才剛開始訪談,劉耕名看著桌上滿滿的小東西,感到有點莫可奈何。每當拿起一個物品,劉耕名馬上就能侃侃而談它的種種,透過這些故事,得以慢慢連接關於他的生命與創作脈絡。

劉耕名回憶自己的收藏老件之路始於紐約研究所時期,因為需要拍片,所以時常逛跳蚤市場找便宜的道具,更往前聊到大學就讀昆蟲系的往事時,也常要到野外採集昆蟲做標本,突然他有感而發地說:「我覺得自己一直沒變的應該是喜歡收集,只是收集的東西不一樣了。」在紐約文化大熔爐裡,劉耕名從學生晉升為在曼哈頓人流中被擠得來來去去的上班族,24 小時被各式雜音圍繞,「有時加班到半夜,我會騎著腳踏車來到Queensboro Bridge,停在橋上感受它的巨大,對比著自己的渺小,從繁忙生活中暫時脫離的空曠感就會湧現心中。」回到台灣後,沿著河堤騎腳踏車,完全打開五感順著心流前行,依舊是劉耕名非常重要的“Me Time”,「從 getaway 之中找到生活的平衡,恢復內在 mindset,我想多少影響著設計師的創造力。

除了騎腳踏車調劑身心還熱衷什麼興趣嗎?劉耕名不假思索地回答:「最近,養兒子吧!」他隨即從桌上拿起三個物件:木頭小象、小熊吊偶與錫製小火車裝置,「最近都在盯著它們看一邊想事情,好想為兒子設計一些玩具。」這些物件出自捷克、蘇聯或東德,也是多年前劉耕名淘到的寶貝,「這些玩具都是工匠手作,擺著不玩還是很好看,而且純木頭製的絕對無毒。」身為新手爸爸的他,近期也開始拿出收藏品之一的夢幻級底片機——黑色 CONTAX T2,記錄兒子的成長過程,「平常我也會用手機或數位拍東西,但底片機不一樣,不僅按快門的手感不同,蔡司鏡頭拍出的透明空氣感也無可取代。」


除了用相機拍照,劉耕名以「相機式記憶」存入腦海的畫面也是他收藏的一部分,「我記得很多時刻的氛圍,比如說陽光的感覺,這個能力對導演工作來說很有幫助。」透過會議室玻璃牆望向工作中的 BITO 夥伴們,大家都埋首於螢幕前的畫面,有人拉 keyframe,有人調色,「其實做我們這一行要很nerdy,也要有熱情,這很矛盾吧? 我覺得自己的人生一直活在矛盾中,腦袋也總是在理性跟感性間轉換,但我卻很享受這種矛盾的感覺。」看著辦公室唯一的人像照:Steve Jobs 登上《TIME》雜誌的封面,擺在一進門就看得到的明顯位置,在這個滿是設計靈感圍繞的工作環境中,劉耕名帶領著 BITO 團隊站在台灣,目光則是朝向四面八方,遠眺整個地球的舞台。

我用逛展覽的心情逛跳蚤市場, 只要東西夠好玩、有趣、獵奇,不管什麼我都會先收集起來,說不定日後某天會給我靈感,這些都是 Pinterest 上 Pin 不到的。

因為愛老件,劉耕名的作品處處可看到來自經典的影響,比如說與萬寶龍合作的小王子裝置燈箱,劉耕名就用了 60 年代 Space Age 元素,在 21 世紀看起來依舊酷炫。劉耕名也喜愛用海報妝點空間,因為海報是很平易近人的藝術品,獨一無二的 Keith Haring 紐約快閃店的海報還被他珍藏在捲筒盒中。身為動態影像創作者,怎麼能不愛華德迪士尼筆下的主人公?小時候收到外婆在迪士尼樂園買到的玩偶後,Mickey Mouse 的身影就此常伴他左右。

你想第一個知道我們的最新產品和新聞?

立即訂閱電子報,享有第一手最新優惠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