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ngstyle:恆隆行

14

July 2019

hengstyle 生活誌

14 July 2019 / hengstyle 生活誌 /

一個人的豐盛

沈倩如

這禮拜家裡只有我一人。

收工時,我想著今晚要做什麼菜,是否要買條長棍麵包回家。以往獨自在家吃飯,我多半煮個簡便料理,裝到大碗裡,拌些飯, 然後邊看電視,草草結束。直到有一年到挪威出差,才體會在家的一人食可以是場近乎儀式的盛宴。那年我在卑爾根(Bergen)工作一個多月,公司雇的管家週一至週 四每天來我住的公寓做菜,餐桌也布置了一束花、一瓶酒、一籃麵  包、一只酒杯和幾盞小蠟燭。她在公寓時,我盡量在外頭,給彼此  留點空間。有回我提早回去,準備隔天的會議。見到我,她熱絡地  聊當天做的菜,把我設下的距離弄得尷尬。先換衣服,在餐桌吃,喝杯酒,點個蠟燭,一切會更好。

她先是說,桌上是當地常見的煎鯖魚佐小馬鈴薯、醃黃瓜和酸奶醬;又說魚若有剩,挑出肉片,別弄碎,拿黑麥麵包做個三明治,抹辣根醬、夾些蔬菜尤佳。她引用在大學研究海洋的兒子的話:「日本行家最愛九、十月的挪威鯖魚,因隨著季節的前進,它們身上的油脂也增加,此時的魚肉最鮮美多汁。」神情萬分驕傲!

爐上的高麗菜燉羊肉是挪威國菜,食材僅有帶骨的有脂成年羊肉、綠高麗菜、黑胡椒粒、鹽和水。煮時,最油的肉先入鍋,層層堆上去; 想醬汁稠些,便在層間灑麵粉。她交代,這鍋早上做的,肉燉得幾乎離骨,菜燒得保有塊狀, 鍋底的燉汁已成肉汁醬,入味得很。羊肉沾越橘醬,薄燒麵包和小馬鈴薯抹燉汁,晚餐便相當豐厚了。

臨走前她叮嚀「先換衣服,在餐桌吃,喝杯酒,點個蠟燭,一切會更好。」她的話我懂。挪威作家佩爾 ‧ 派特森(Per Petterson)寫的《外出偷馬》,有這麼一段:「這是很重要的, 當你獨自一人,絕對不可輕忽晚餐。做飯不難,無趣的是只做給一個人。馬鈴薯、醬料和綠蔬是必有的,還要一條餐巾和一只乾淨玻璃杯,一盞蠟燭點燃在桌上,且得換下工作服才能入座。」後來我想,遇見她挺好的,她的主動與我的被動互補。她不說,有緣自會相見,或後會有期。她知道,我們可能不再見,這一刻即是這一刻。於是,我多了些美好時光。

那年一個月下來,我有了單獨在家時,仍要花點心思做菜和專注吃頓飯的堅定念頭。就做自己想吃的,或許多做幾道,但每道的量不多;或許只做一道繁複的,當是磨練耐心。今晚,我做的主菜是檸檬迷迭香烤魚,搭配醃漬朝鮮薊和鹽烤小番茄,再加小碗南瓜藜麥。我不將它們全放進大碗裡了;我要坐在餐桌前,開一瓶不甜的酒, 來場我和食物的專情盛宴。即使微醺,即使打了嗝,亦無所謂。一個人的晚餐,好好吃,慢慢吃,沒有比這還溫柔了。那些像是「一人的心靈對談」、「與孤獨共處」的勵志話都太老氣,我們不需要。

TEXT/ 沈倩如
旅居美國的沈倩如,原先從事產業研究的工作, 現為當地專業攝影師, 作品可見於 BBC、ELLE、Food & Wine、 美國 Conde Nast、Time 及 德 國 Bauer 與北歐 Egmont 等集團雜誌。起初拍攝食物僅是放在部落格作為生活記錄, 以及與台灣的家人分享廚房點滴,之後進而走上專業攝影師一路。攝影風格多以自然光捕捉食物影像,著有《那一刻:我的餐桌日常:食物攝影師的筆記》。

你想第一個知道我們的最新產品和新聞?

立即訂閱電子報,享有第一手最新優惠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