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ngstyle:恆隆行

10

May 2021

當期內容

10 May 2021 / 當期內容 /

難 道 , 我 們 不 值 得 擁 有 這 些 ? DON'T WE DESERVE IT?

TEXT │蔡柏璋 ILLUSTRATION │ Yiche Feng

以下為筆者跟兩位外國友人近期的現實(荒謬)對話:

 

首爾友人:最近過得怎麼樣?

 

我:還行,但民雄的空氣品質真的很糟,我剛剛添購了人生第一台空氣清淨機。

 

首爾友人:喔,很好啊,我有四台,24 小時開著,一個房間一台。

 

我:啥?我以為首爾空氣還不錯?前年駐村的時候都沒感覺。

 

德國友人:(亂入)我有感覺,上次去玩的時候我就覺得首爾人的氣色比釜山差。

 

首爾友人:已經 10 年都很糟了⋯⋯大概只有疫情爆發期間,中國在東海沿岸的工廠全面停工時有好一些吧?

 

德國友人:(亂入)對啊,科隆空氣也很糟,我最近也在考慮買一台。

 

哎,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,連呼吸新鮮空氣也成為一種奢求呢?

時間回到 2017 年冰島駐村的那一個月,我住在一個叫做 Skagastrond 的小村莊裡;原以為這個月我會無聊到死,但每天從宿舍來回工作室的 15 分鐘腳程,我總是流連忘返忘記時間,眼前的景緻讓我駐足,每一分鐘天空的顏色,折射在湖面上的光線,風吹動草地的波紋,突然來的及時雨,或雨後天晴的清明透澈,大自然的美景用一種最原始的方式與我對話;我常猛然驚覺自己的渺小,或詫異於自己對世界的無知,深深的愧疚感更是油然而生——因為我們對大自然予取予求,並視之為理所當然。

記得某次不小心誤闖岸上黑色熔岩的苔原,我下意識地大喊:「對不起,不好意思,弄痛你們了!」是真的,我感覺得到他們的生命,他們承接並扶持了我的重量。大自然有澄澈人類思緒的魔力,根據科學報導指出,幾乎所有的生物都使用同樣的遺傳密碼(genetic code);換句話說,我們在某種程度上都是緊密連結(connected)的;或許,這也是為什麼,只要我們靜下心來,總能聽到大自然訴說的訊息吧?

 

 

時間再拉回 2021 年初台灣的埔里,我在一家使用友善環境耕種農作物的素食餐廳坐下,第一口米飯入口,腦中竟浮現

出一整片廣闊無垠的稻田海,米香牽動了我味覺背後的想像與畫面,每口飯都得來不易,每片青菜,都奉獻了他們的「生命」餵養我們。當我們尊重土地,土地也會給予無私的反饋:尤其在食物入口的那一刻,點滴在心頭。

從宗教信仰的角度思考,也不難發現古人對神祇的信仰,很大一部分都是來自於對自然的敬畏與崇尚,人類對於不可理解的自然現象,總會衍生成崇拜的對象,舉凡早期的台灣原住民諸族衍生出各種山神、海神、河神、太陽神、樹神、小米神等「自然崇拜」,便是如此。

與其說那是迷信,倒不如說那是一種與自然共生的生活方式。生存,本來就不是空洞浪漫的口號,而是永續生活的本能與責任感:每一口我們呼吸進到肺部的空氣,每一個口我們吃進胃裡的米飯與食物,飲用的自來水源⋯⋯等,這些最基本的,完全無法或缺的,全都來自於自然。

反噬的那刻才開始行動總是太遲,此刻的我只能祈禱,我們不用等到完全失去才懂得珍惜。望我們都能夠從歷史學習到教訓,從最簡單的自身做起:舉凡重複使用塑膠袋、自帶保溫瓶跟餐具、節能用水、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、支持友善環境的作物、穿暖和衣物減少使用暖氣⋯⋯這些舉手之勞,不只是為了此刻的我們,更是為了讓下一個百年,我們的孩子們有更好的環境長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大自然的美景用一種最原始的方式與我對話;

 

我常猛然驚覺自己的渺小,或詫異於自己對世界的無知,

 

深深的愧疚感更是油然而生——

 

因為我們對大自然予取予求,並視之為理所當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蔡 柏璋 Pao-Chang Tsai

被譽為「劇場鬼才」的蔡柏璋,為台灣難得一見集編、導、演三項才華於一身的劇場創作者。畢業於英國皇家中央演講戲劇學院(RCSSD)音樂劇碩士,專長聲音和演說,並曾任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、台大戲劇系兼任講師。目前旅居海外,繼續當年在英國和德國自認「未竟全功」的文化探索。著有劇本集系列《K24 第一季》、《Re/turn》與個人創作《排練一場旅行:世界是你犯錯的最佳舞台》等。

你想第一個知道我們的最新產品和新聞?

立即訂閱電子報,享有第一手最新優惠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