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ngstyle:恆隆行

04

November 2020

當期內容

04 November 2020 / 當期內容 /

澄 淨 玻 璃 中,直 透 光 芒 的 永 續 生 活 理 想 | 吳 庭 安

TEXT│ Elvi Tang  PHOTO│ Brian Lu


陽光和煦的早晨,擁有「風城」之稱的新竹,以舒爽的涼風迎接我們的腳步,走向新竹公園內的小徑,木葉扶疏、湖畔清幽,織成一抹翠綠的閒適光景,拐過一個彎,有著極簡外觀、澄淨透亮的「春室 The POOL」佇立眼前,彷彿靜靜訴說著,一段 超越時間、直透光芒的永續生活理想。



擁有劍橋碩士出色的文憑、台積電的豐富歷練,
到成為美國艾森豪獎學金得主,他是春池玻璃的二代接班人——吳庭安,誠懇沉穩的性格,流露一身明亮爽朗的氣息,致力提升資源循環價值,不僅使傳統的回收業躍升為循環經濟的創新典範,更在保留工藝和永續循環之餘,創造玻璃的無限潛能,發起「W 春池計畫」展開跨界合作,讓 100% 可回收玻璃,逐漸成為人們心中有意識的生活選擇。



我 的 個 性 就 像 一 位 冒 險 家 ,
對 於 發 現 、 分 享 擁 有 極 大 的 熱 情 ,
若 能 影 響 一 些 人 朝 正 面 的 方 向 走 ,
對 我 來 說 是 相 當 振 奮 人 心 的 過 程 。


「新竹是一座很特殊的城市,它充滿創新科技,又深具歷史文化。 」自清代移民開鑿水圳,新竹成為北台灣最早開發的區域,說起竹塹古城的故事,更得從玻璃開始,回溯自日據時代,此地蘊藏豐富的玻璃製作原料「矽砂」與「天然氣」,開啟了玻璃工藝璀璨的序章,同時帶動經濟與文化發展,極盛時期的產量甚至佔全世界的七成之多。


「春池玻璃」以回收玻璃為起點,從 1961 年創業至今,每年回收並處理超過 10 萬頓玻璃,秉持永續經營的理念,期望傳遞「循環經濟」與「環境共生」的價值觀,吳庭安回想起第一次走進玻璃工廠,鼻尖揮之不去的惡臭味,令人難以適應的嚴苛環境,「一般人在小時候,鮮少會接觸這麼龐大且負面的事物,當下我驚覺,原來這個產業竟做著如此辛苦卻深具價值的事。」看著玻璃矽砂歷烈火的焠煉,變成了具實用價值的生活用品、精緻的藝術品,他心頭一震,剎那間,已種下了堅定的信念。


「職人精神是啟發我的關鍵。」當時每天觀察師傅們,使用器具完都會將他們安穩放置原位,儘管它只是個簡單、沒有生命的東西,經由師傅的技藝創造,竟賦予這些器材生命力與創造美好的無限潛能,「這使我了解到做一件事情,一定要做得夠深。」深化的過程就是一種累積,當深度足夠,才有能力朝橫向擴展,觸發跨界與創新的機會。


而工程背景出身的吳庭安分享道,過去很講求數據、科學,直到劍橋留學期間才被扭轉,「英國最令我訝異的並非學術界,而是文化氛圍所凝聚出的精神。」台灣的文化特色是非常多元,但相對累積的歲月較短,那個「深」需要時間去醞釀出個性,「他們的文化已經深入各個層面,包含文化、設計、藝術等,不論是去博物館,漫步街邊,所流露出的細節都能觸動我的思維。」原來這就是文化,能令你不自覺沉浸當中,「我了解 到文化的影響是多麼深遠,回到台灣後,更不停探尋如何將文化轉化為生活的一部分。」文化屬於一段感受的過程,「春室 The POOL」宛如培育的場域,希望透過分享、演繹,產生吸引人親近的能量。



「 創 作 就 是 我 的 熱 情 所 在 。 」 吳 庭 安 俯 瞰 窗 外 歡 騰 的 綠 意 , 映 著 斜 陽 笑 著 說 道 , 「 當 做 一 件 事 , 能 帶 給 大 家 快 樂 與 價 值 的 時 候 , 對 我 而 言 就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放 鬆 。 」 將 生 活 與 工 作 相 容 為 一 體 , 沉 浸 其 中 , 享 受 創 造 生 命 的 樂 趣 與 快 樂 , 便 是 他 理 想 的 「 舒 心 生 活 」 ,「 就 像 做 瑜 伽 , 你 必 須 全 神 貫 注 去 做 一 件 事 , 感 受 那 個 當 下 的 脈 動 。 」 將 創 作 帶 來 的 燦 爛 、 省 思 與 平 靜 , 儲 存 在 身 體 裡 , 持 續 釋 放 生 命 所 擁 有 的 充 沛 創 造 力 與 美 好 。



經過時光的洗鍊,玻璃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,「我待過最新的地方,又回到最傳統的產業,春室的出現,便是希望經由實體空間凝聚人們的感受,發展全新的可能性。」而傳產翻身,不只要有謀劃,更要有勇氣,吳庭安笑著說道:「我認為自己的個性就像個冒險家,對於發現、分享擁有極大的熱情,若能影響一些人朝正面的方向走,對我來說是相當振奮人心的過程。」


「每一次瓶頸,都是下一次跳躍的可能性。」父親的一句話,至今仍使吳庭安記憶猶新:「當你肚子餓時,就會想辦法找到新的路;若每一天你都安穩度日,將很難有創新。」後來也應證了,曾遇見的困難都使未來的自己成長,「回想過去的經驗與結果,我變得更自信、從容,去迎接這些考驗。」


「我們的本質是循環經濟,創作經營中也讓我印證了一些有趣的道理。」如同太極中「無極」的概念,無包含了所有事物,無就是有,有就是無,而這之間串起一切的,正是時間,「不論未來我在哪裡,我相信此刻創造的永恆事物和意義將留在這裡。」循環、永續的過程,就是無限的時間,「每個人都在自己的時間內完成了自己,我的目標是無限,只要能在這段歲月盡力達成,就是我的理想。 」


望向泛著藍綠光亮的空間,每位前來觀展的人們,眼神與玻璃相互輝映,萌生一道道充滿溫度的視線,渲染著「春室」的每個角落,絢美的玻璃展品,同時開啟了每個人心中透亮的窗,你宛如能看見時代巨輪轉動中,澄淨的玻璃直透出永恆的光芒。

 
「選」,代表一個人看待生命的態度,和內心珍視的生活樣貌。在容易過度浪費的時代中珍惜每個得來不易的資源,吳庭安體現永續生活的理念,在挑選日常物品時以「經典」、「不因時間變化而改變的事物」作為準則,「買到喜歡的事物,並持續、重複使用它,正是循環經濟的另一層意義。」他接著拿出結合老工藝與現代摩登剪裁的 Norwegian Rain 雨衣、APUJAN 刺繡鴨舌帽,「像是雨衣、帽子,都是我會用非常久,具實用性且使用頻繁的物件。」


「設計師該如何創造作品的永續性?不僅是展現美感,更傳遞存在的價值。」獲得 2019 金點設計獎「循環設計」的 HMM 玻璃杯;來自香港的設計者 Niko Leung,承襲傳統工藝運用 100% 可再回收玻璃,所創作的透明器皿,都是期望能透過玻璃的美,不斷啟發我們的生活,於環保及永續的價值中,折射出新的光芒。

你想第一個知道我們的最新產品和新聞?

立即訂閱電子報,享有第一手最新優惠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