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ngstyle:恆隆行

26

July 2021

當期內容

26 July 2021 / 當期內容 /

傳 統 工 藝 解 碼 與 再 編 碼 │ 范承宗

TEXT │ Yui Chen PHOTO │ River Yang

當工業設計系學子畢業後紛紛朝大公司丟履歷,或是到海外發展,范承宗卻選擇從繁華的北部都會退居全台唯一內陸城市。一開始,初生之犢的他沒想太多,只想找自己到底喜歡做什麼?更沒想到如今有人因為喜歡他的作品,願意不遠千里慕名而來。

 

  藝術家范承宗,不是南投人卻決定移居南投草屯,從四處尋訪老師傅學習製作日常器物為起點,逐步形塑出將傳統工藝結合藝術觀點的創作模式,包含2013 年獲選參加米蘭設計周展出的《Flow》竹椅,以及歷年座落不同城市的裝置藝術作品:2017 年南投日月潭《筌屋》、2019 年台北信義誠品《讀橋》、2021 年宜蘭傳藝園區《魯班塔》等。

 

被認為「無用」的藝術作品,

擺在空間帶來了美感或氛圍轉換,

對五感的實際衝擊影響了心境與想法,

何嘗不是一種「有用」的功能?所以,

藝術和設計難以分家。

 

我在創作時會考慮的形狀、材料、方法3 大面向,也影響到購物決策過程。首先我會進行一連串徹底的資料收集,確定某個物件從工藝到材質都是該領域的「王者」。接著開始思考:5、60 歲我還會喜歡它嗎?破損後可以修補嗎?方便找到一模一樣的替代品嗎?一旦下定決心後,就是這輩子都不會後悔的決定,修到不能再修後絕對還是買同一種物品,因為這個物件已經從我的決策清單移除,畢竟人生還有太多選擇、太多決定要做。

 

 

今年33 歲的范承宗在愛上老物獨有的工藝之美以前,其實更愛的是「老人」。在學時期雖然食衣住行都是潮流BOY 路線,他卻發現自己和老師更聊得來,「和同年齡的人聊天總是得到差不多的答案,很快就覺得沒意思,但是老師們活過我沒經歷過的年代,令我充滿好奇。」當范承宗首度把注意力從新奇科技產品轉移到老物上,源於一張竹椅作品《Flow》獲選參加米蘭設計周的經驗,使他早早獲得媒體認證「台灣之光」頭銜。有了知名度,然後呢?男生畢業後免不了面臨兵役,范承宗首度來到陌生的南投,原以為這一年多的時光只是生命中一段輕巧的涓流,直到回台北後才發現,心底早就南投天空漂浮的大大雲朵、四季有時的景色變化,刻下無限想念的深邃痕跡,使他興起「必須回去」的強烈渴望,「那時我還不知道之後想做什麼?只是很確定『我不要上班』,總之先搬家再看看能做什麼吧?」走在草屯只有老人、老房子的街道,范承宗花不久時間就從「不知道晚上8 點後要怎麼辦?」轉換成全然自在的心情,感受由內而生對老台灣歷史人文的心神嚮往,居然超越了追逐新潮流的所有短暫快樂。

 

在多出許多空白時間的日子裡,范承宗展開四處拜師的傳統工藝學習之旅,鐵工、木工、造紙等來者不拒,每學會做一個新器物,范承宗形容「就像開啟一個新的壓縮檔,發現資料夾裡明明有許多有趣的步驟卻沒人看到。」他試著把隱藏在不同工藝品的細節拉出來,有時也混搭不同領域的技巧。同樣的「混搭風」也能套用在范承宗的身份認同上,「有人說我是設計師、工藝師、藝術家,我原本覺得都好,最近開始把它們看成是3種菜色的自助餐,視不同狀況可以搭配出自己最舒服的狀態。」面對客戶提案時,工業設計背景讓范承宗變身提案達人,和客戶進行良好溝通;動手做時是不眠不休的工藝家;當創作過程中遇到選擇題時,則是藝術家登場的時刻,「如果碰到有好幾種方式可以完成作品,我會刻意選少人選擇的路線,藝術家身份讓我有機會釋放主觀的喜好。」范承宗舉設計師朋友的血淋淋案例,如果完成品長得和草圖不一樣,設計師不是被業主質疑就是被扣錢,但如果是藝術家就不一樣了,范承宗打趣地模仿業主的口氣:「可能老師做到一半突然有其他想法吧?」

 

然而,現在能達到高度的創作自由,並非是學生時代獲獎後平步青雲的成就,「不會有人因為誰得獎去買某個東西,你想想,奧斯卡導演也不是永遠拍得出好片。」在勇敢決定不上班的職業生涯起始,也走過一段乏人問津時期的范承宗發現,每個創作者都需要一個機會、甚至是2 個機會。現在他時以設計大賞評審、學校評圖委員看待設計系學子作品,「我一定會找出想法最特別的作品,甚至還會幫忙拉票,雖然不會得前三名,但我想讓創作者知道世界上還有人懂你。」范承宗愛支持別人的熱血還包含國片、台漫、獨立出版社的怪書等,最近他甚至學著創作業配文,「我曾收過香氛,心想:我對這一點都不熟!但我開始分析拆解它,2 ∼ 3 種氣味輪流聞,或是聞過後放2 ∼ 3 個小時再聞一次。最後用圖像文字把感受向網友傳達。」每回啟用陌生感官的經驗,都是一場難得的特訓,就像當初對老物毫無感覺的范承宗,突然被打開了任督二脈的往事。就連腦神經科學家尚無法確定人類大腦到底隱藏多少潛能?為何不擁抱不熟悉的一切?一如這位當初拋下一切的男孩,不小心在他鄉找到自己的奇蹟。

 

「一般工作室 So So Studio」以篝火與榫卯工藝打造的Nude 衣帽架,來自范承宗忘年之交的伯樂 ── 沈文蛟大哥。倆人因緣際會在台北相遇,並交換收藏彼此的創作,可惜2019 年傳來大哥過世消息,這款有本人落款的衣帽架更加意義非凡。范承宗特別仰慕日本第一位竹藝人間國寶生野祥雲齋,在沒有電腦的時代卻構思出繁複數理邏輯的竹藝工法。此作品集在46 年前首刷限定1,450 本,范承宗在任何管道上看見就立刻收購,目前手邊有5 本珍藏。另一收藏愛物則是國小自然課常見的礦物標本,頗有童年最愛的「寶可夢圖鑑」氛圍。夜深人靜時,YAMAHA MP50 機械式節拍器的規律聲響,恰如其分退後至耳朵覺得剛剛好的位置,幫助專注眼前工作。左手腕的勞力士Oyster Perpetual 14203 是爺爺配戴二十多年的寶貝,他卻在某個尋常午后突然送給自己。范承宗特別愛腕錶的復古外型,也對其中的機芯工藝無比好奇。

 

 

你想第一個知道我們的最新產品和新聞?

立即訂閱電子報,享有第一手最新優惠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