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ngstyle:恆隆行

02

November 2020

當期內容

02 November 2020 / 當期內容 /

交 織 風 土 人 文 日 常 餐 桌 | 莊 祖 宜

TEXT│ Elvi Tang   PHOTO│莊祖宜

 

拋下博士學位的夢想,從書房走進廚房的莊祖宜,身兼美食家、人類學家、外交官太太及兩個孩子的母親,在她身上,我們感受到多重身份與經歷的融合,激發出她靈魂深處對飲食的熱愛,透過敏銳的雙眼、細膩的感受,將世界各國的飲食百態,化為餐桌上豐盛、美好的珍貴光景。


 

隨遇而安的性格,孕育莊祖宜對飲食的獨到見解,32 歲,放棄即將到手的博士學位,轉而進入美國麻州劍橋廚藝學校、後至香港 Amber 星級餐廳磨練手藝,師大英語系畢業,擁有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碩士的她,飽覽群書,吃遍四方,著有《廚房裡的人類學家》、《其實大家都想做菜:祖宜的飲食觀點與餐桌日常》、《簡單.豐盛.美好:祖宜的中西家常菜》。

 


我 們 每 天 都 需 要 吃 東 西 ,飲 食, 對 我 來 說 是 天 生 強 烈 的

熱 情 與 慾 望 所 在,也 是 能 真 切 和 世 界 與 任 何 文 化 接 軌 的 一 件 事 。

 

跟隨外交官先生四海為家,莊祖宜先後旅居台北、紐約、西雅圖、波士頓、香港、上海、華府、雅加達、成都,近期遷居美國的馬里蘭州,「每個旅居過的城市都令我很難忘,每到一個地方,我就像發了瘋一樣,全心投入探索。」為了深入了解當地的飲食習慣、菜系分佈,每一餐都吃當地菜,「先前天天逛印尼菜市場,甚至開始學習印尼語」,不久後,家裡的餐桌風景,也交織出了當地的風土文化。「住在四川這幾年的轉變又更加明顯,現在我沒事就想炒一碗香噴噴、熱辣辣的麵,配上一份抄手。」

 

料理,除了品嘗美味之餘,更是改變生活與眼界的起點,每段生活經驗,都轉化為生命的養分,巧妙貫徹於日常中的各個意象,「買菜、逛市場,沿著附近探索小吃,是我每到一個新的地方一定會做的事情」,透過飲食關心當地的一切事物,開始對人情、風土、物價、文化等,擁有初步的了解,從點線面一路延伸出去,「我不覺得天天做菜侷限了我的視野,反而是把更廣闊的世界帶進了我的廚房。」飲食,成為莊祖宜能真切地跟世界、任何文化接軌的橋樑,並重新感知人生百態。

 

「我們每天都需要吃東西,這也是我最關注的部分。」細心準備每一樣食材,一點一點透過雙手轉化為桌上的道道佳餚,「吃」蘊含的不只是人類最原始的衝動和需求,也串聯起所有人大大小小的時光,並延伸為對環境的關懷、改變自身生活的契機,「因為期望品嘗更新鮮、更好的食材,同時對周遭有益,讓我有了更實際的行動。」莊祖宜不僅在乎餐桌上的美味,更關心大地與食物之間的關連,例如選擇季節食材、有機作物,即使葉菜有缺角仍青翠鮮甜;為了生態,選擇低污染的淡水養殖魚等,「不只為了口腹之慾,也要懷抱感謝,想得遠一點、看得廣一些。」

 

「 我 的 生 活 很 簡 單 , 圍 繞 於 廚 房 、 音 樂 和 閱 讀 , 還 有 我 的 孩 子 。 」 從 微 小 事 物 創 造 新 生活 , 莊 祖 宜 認 為 , 就 像 看 著 眼 前 的 籃 子 , 裝 著 一 些 香 草 、 剛 摘 採 的 花 朵 , 靜 靜 欣 賞 眼 前平 凡 的 物 件 ,邊 品 嘗 手 中 溫 熱 的 咖 啡 ,內 心 感 到 一 股 淡 淡 的 安 心 和 喜 悅 ,「 微 小 的 點 綴 , 就 能 使 一 個 空 間 , 從 原 本 空 蕩 蕩 的 模 樣 有 了 視 覺 焦 點 。 」 陽 光 灑 落 新 居 小 小 的 木 台 , 隨著 秋 季 即 將 帶 來 , 挺 拔 青 翠 的 綠 葉 , 逐 漸 換 上 橘 黃 的 外 衣 , 四 季 更 迭 的 新 意 , 盡 在 微 小而 無 語 的 空 氣 中 流 盪 。

 

「旅居的經驗,也讓這幾年的斷捨離,變得更加捨得。」由外向內,經過一次次的練習,把不需要的東西扔掉,讓空間和心情上更加清爽,「若不是具有非常強烈的實用性,平時會反覆使用的物件,它就必須具有極高的紀念價值;再來就是它真的好看到我無法割捨。」廚房物件的挑選上,她最看重功能性,「基本配備加上新鮮的食材擺放,就能展現明亮、自然的樣子。」創造理想生活風格的過程中,莊祖宜認為「美感」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,「一個將就和講究,所構築出的生活,是天差地別的。」尤其這次搬來美國,所有物件都必須重新購買、挑選,「美感需要長時間培養,並非一蹴可及,小物件的設計堆疊,顯得格外重要。」對日常的小講究,往往也會獲得生命的溫柔以待。

 

而在莊祖宜的餐桌上,沒有固定菜式,「我隨時都在發掘新的食材和烹飪方法,思索著風味的變化,做不一樣的菜色。」美食對她來說,不僅要「美味」,更深一層的意義,是用心烹調,賦予每一樣食材最適當的調味和恰當的火候,反映食物的原味,「最後,一起坐於餐桌吃飯、分享生活的人,是最重要的。」三年遷徙一次的「遊牧」式生活,讓她習慣了以料理轉化新環境帶來的陌生與不適感,食物,蘊含著愛,廚房庖製出美食,餵飽了一個人的「味」與「胃」,在身體裡、在心底,滋潤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子,燦爛成一座維繫彼此情感的豐富樂園。

 

「我在每個地方都會蒐羅別具特色,和當地生活、飲食有連結的物件。」像是印尼的傳統石頭杵臼,以左右研磨的方式,細膩製作咖哩、辛香料,「在印尼那麼多年裡,我幾乎天天都會使用它,所以對它特別有感情,雖然很重,但我到哪都一直帶著。」在四川,廚房裡不可或缺的就是「筲箕」,形狀似籃子,多數使用竹子手工藝編織而成,能用它淘米洗菜、曬菜乾,「我有好幾個,從大到小,相疊就能收納在一起,非常方便。」沒有特別的設計感,樸實簡單,卻相當實用,貼近日常。

 

「再來是四川的傳統泡菜罈,以密封絕氧的原理醃製,材質不透光且透氣。」幾乎每個四川人家裡,都藏有一壇泡菜,承載了他們的喜怒哀樂,生活百態,「特別的是拿取泡菜時,他們並非透過夾子取用,而是以乾淨的雙手。」人類的身體和雙手是最原始的創作工具,更帶出貼近人性自然的生活氛圍,「簡單的廚餘回收桶,讓我一面做菜一面收納果皮、菜渣,變成堆肥的原料,最後是傳統的木製麵包箱以及媽媽送給我、陪伴我多年的桿麵棍。」

 

 

 

你想第一個知道我們的最新產品和新聞?

立即訂閱電子報,享有第一手最新優惠資訊